陝西機床廠建廠記憶

         
小編語

每一個大廠,尤其是在解放前即有傳承或開始建廠的老廠,庇護著在大廠之下數代人的生存,形成了當今即將成為曆史名詞的“大廠子弟”以及他們身上所特有的懂規矩、識大體、甘奉獻、能吃苦、不折騰、近木訥的“子弟氣質”,承載著幾代人關於工作、奮鬥、生活和家庭的或美好、或辛酸的人生記憶,衍生出了各自特有的工業文化,還曾帶動一個地區工業化、現代化的進程,甚至它們自身的存在就是所在地區工業化、現代化的開端。

每一個大廠,都值得尊敬、值得紀念!


陝西機床廠是一個具有光榮革命曆史,由軍轉民的老廠,其傳承曆史之悠久,在如今虢鎮、千渭地區現存的大廠中,無出其右者。因此,在回顧陝機的建廠曆史之前,不妨先回顧下老虢鎮地區近現代工業的源流和發展。

據1996版《寶雞縣誌》載,從北首嶺遺址發掘考證可知,寶雞縣早在7000多年前的母係氏族社會,就用手工製做生產工具。遺址出土4座陶窯、900多件陶器皿證實,當時縣境手工業生產初具規模。

秦漢時,工業門類增多,品種擴大,燒酒、榨油、米麵加工,已朝著工場手工業方向發展。

明清時,縣城(今寶雞市區)、虢鎮、陽平、賈村、縣功等集鎮手工業作坊和店鋪約數十個,行業有燒坊、縫紉、鐵器、木器、造紙等,以虢鎮源隆祥、福戰公、西鳳號萬亨湧酒坊為最興盛。

民國年間,縣境以前店後場為主的手工業作坊數以百計。民國二十四年(1935)虢鎮城有坊、鋪46家,計燒酒坊15、染坊6、鐵匠鋪10、爐烷2、鐵匠鋪2、籠籮鋪2、鞍具鋪4、木器油漆鋪5、彈花紮花鋪1、磨麵坊2、榨油坊1、裁縫鋪2,從業人員達500多人。

民國二十六年(1937),隴海鐵路通達寶雞後,隨著機器大工業逐步內遷,虢鎮手工業作坊店鋪一時蕭條衰落。

而虢鎮地區以機器大工業為標誌的近現代工業的開端,應是1938年開辦的官僚資本企業——業精紡織公司。

1938年,王瑞基、劉持鈞研究、試驗手搖紡紗機成功,遂由宋子文任董事長的中國銀行信托部投資10萬元,擬在西安著手試辦手工紡織廠。

為避免日機轟炸,後將廠址選在虢鎮城內北大街山西會館(今區招待所址),陸續安裝業精式木製紗機81台,石丸式織布機54台,開始紡紗織布。所紡紗支較粗,隻能作緯紗,經紗則向他廠購買。

1941年,業精紡織公司由雍興公司領導,更名雍興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業精紡織廠,同年9月遷至惠家灣,1942年冬落成,將城內原有設備陸續遷往新廠。1943年春,2100錠開始安裝,7月安裝完畢陸續開車,原有木製紗機全部拆除,到年底布機增加到202台,1943年產20支棉紗239.88件,各種白布16981匹,條格布4479匹,線呢1306匹,提花布780匹,毛呢28199碼,毛毯283條,床單、毛巾被等2839條,毛巾4096打。1945年,布機增至256台。

1946年,從山西新降縣雍裕紗廠購買普通動力布機98台及準備、整理、漂染等設備,另由西北機器廠購進細紗機5台(2100錠)及試驗布機2台。

1947年,原有各種人力布機均停開,拆卸出售,新添的紗布機均陸續開出,成為一個小型機器棉紡織廠。產品改為以20支棉紗和12磅白布為主,條格布、毛巾、床單不再織製。

1949年7月13日解放時,有紗錠4200枚,布機106台,職工797人,由寶雞市軍事管製委員會派軍代表接管。

1949年9月1日改名西北人民紡織建設公司第三紡織廠。

1950年8月5日晚,周原和惠家灣一帶,狂風急雨,洪水順溝坡而下,鐵路橋洞被草、雜物堵塞,水無出路。霎時,惠家灣、高家堎一帶全被水淹,業精紗廠被毀,死傷7人。同年10月被迫並入鹹陽西北人民紡織建設公司第一紡織廠,廠址先被西北工人療養所所占,後為西北冶金修造廠所用。(1996版《寶雞縣誌》所載其“受洪水災害,被迫東遷鹹陽和蔡家坡,分別並入西紗一、二兩廠”,因筆者所見資料均未涉及蔡家坡西北紡建二廠,故其一部分並入後來的陝棉九廠一事成為了孤證。)

此外,1938年,在虢鎮木梁市巷,創辦有協和新火柴廠,月產火柴500多小箱,1954年停辦;1940年6月,在虢鎮城內創辦有陝西省賦濟會難民紡織工廠,安裝業精式紡紗機30台、建國布機10台、16匹馬力發動機2部(煤炭熱力發動),月產11磅細布、條格布、軍布、土布,1945年停辦;1945年,在李家崖遷來國民黨三十一兵工廠,1949年7月寶雞解放時,機器物資人員全部潰撤至四川。

至於酒精廠、啤酒廠、麵粉廠、磷肥廠、氮肥廠、西秦酒廠、醬醋廠及其他一些集體工業企業,甚至渭陽柴油機廠、群力無線電器材廠(1956年始建,1959年末建成投產,60年代初,為滿足國防建設需要,主要仿製蘇聯三四十年代的產品,後逐步設計生產密封式小型、超小型繼電器)等企業的始建,都已經是1950年以後的事了。

陝西機床廠曆史演變圖

言歸正傳。現今筆者手頭拿到的部分資料中,有的將陝機、北動與三十一兵工廠的建廠混為一談,其實,這三者完全有著截然不同的發展源流,它們在建廠之初,分別源自共產黨、日寇和國民黨。

1927年10月,毛澤東率領秋收起義部隊到達井崗山,創建了中國革命的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為了使人民革命的軍事力量不斷鞏固壯大,1931年4月在興國縣官田鎮,創建了中國人民自己的第一個兵工廠——紅軍中央兵工廠。

我黨為了充分發揮在革命力量還處於薄弱期的革命根據地的作用,各遊擊區相繼於1928年建立了革命根據地,廣泛開展革命鬥爭。

陝西機床廠的前身——紅二軍團兵工廠,就是1933年夏秋之際,誕生在賀龍、周逸群等同誌領導的湘鄂西革命根據地的湖南省永順縣龍家寨,成為我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的第二個兵工廠。

兵工廠由李子鬱任廠長,有職工200多人,主要任務是修理槍械。

初建的兵工廠困難重重,既要打仗,又要修械,人員有部隊戰士,也有從鄉下來的鐵匠,手藝參差不齊。

當時工廠的設備很少很簡陋,各方麵都給兵工廠以很大壓力。修槍械唯有的幾把銼刀、榔頭、老虎鉗和兩盤風箱爐,還都是破爛舊貨。

兵工廠用的材料來源也得不到保證,除了從戰場上繳獲的破槍零件外,常常要靠工人們冒著生命危險偷越敵村封鎖線來弄材料。

兵工廠的物質生活非常艱難,老吃紅米加南瓜,食鹽更缺,常為弄到一些鹽而犧牲不少同誌的生命。天寒地凍還穿不上棉衣,兩三個人合蓋一床薄被有時還輪不過來,為了與寒氣作鬥爭,為了修好更多的槍械,同誌們夜裏身貼身地聚在油燈下堅持工作直到深夜。

像井崗山根據地一樣,工廠除了生產和學習以外,也要積極開展群眾工作,幫助翻身農民、紅軍家屬耕耘收割;鄉親們也為了兵工廠的壯大,送吃送穿,送子到廠,把家裏能為修槍械所用的鋼絲鐵器送到工廠,為多修一杆槍出力,工廠在根據地的搖藍裏成長壯大。

1933年蔣介石發動第五次“圍剿”,紅軍處於極端被動地位,兵工廠此時任務繁重,除留部分工人隨軍繼續堅持修械外,還調了部分精壯工人上了前線。

1934年8月,奉中共中央之命,任弼時率領紅六軍團從湘贛革命根據地突圍西征,於10月24日到達貴州東部,與先期轉移至這裏的紅二軍團會合於印江縣,成立了以賀龍、任弼時、關向應為首的紅二、六軍團總指揮部,進而又重新開辟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兵工廠也即成為紅二、六軍團兵工廠,此時,不但能修槍械,還能製造地雷和手榴彈。

土高爐出鐵

1934年10月,由於王明“左”傾錯誤,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中央紅軍主力不得不退出中央革命根據地,突圍轉移,開始長征。遵義會議後,紅二、六軍團總指揮部,在湘西大庸清算了王明“左”傾錯誤的影響,振奮了廣大指戰員的鬥誌。正當中央紅軍向陝北開進時,紅二、六軍團活動的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遭到了國民黨反動派的又一次重兵圍攻。

1935年11月19日,紅二、六軍團18000餘人,撤離根據地,在賀龍、任弼時、關向應、肖克等同誌率領下,自湖南的桑植出發開始長征。兵工廠把笨重的機器、設備,有的轉交給當地遊擊隊,有的埋了。工人們多數被分散到各師戰鬥連隊,隻留下21名工人組成隨軍修械所輕裝隨總指揮部修械科啟程。在宋樹雲科長的帶領下,隻帶了幾把虎鉗和一些鉚頭、銼刀、鋼鋸、搖鑽及工人們珍惜的稀缺零件,告別戰友和鄉親踏上茫茫的征途。

1936年3月至6月間,紅二、六軍團先後渡過金沙江,翻過大雪山,經過無數次的戰鬥,於7月2日齊集甘孜,與紅四方麵軍會合。紅二、六軍團奉黨中央命令組成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麵軍。修械所隨即隸屬於紅二方麵軍,這時楊開林為修械所負責人,修械工人隻剩下十來個人了。

1936年7月下旬,紅二方麵軍與四方麵軍會師之後,同張國燾“左”傾分 裂主義進行了堅決地鬥爭,兩軍的主要負責人朱德、任弼時、賀龍、關向應、劉伯承等團結一致,逼迫張國燾取消偽中央,同意與二方麵軍共同北上。部隊在甘孜休整了一個星期,每人準備了10天的幹糧,便開始過草地。修械所10來個工人,他們隨著部隊背上自己的工具、幹糧,進入了茫茫無際的毛兒蓋草地。

10天的幹糧顯然是不夠了,於是挖野菜,野菜挖完了,發現潭中有魚,賀龍同誌又號召戰士們釣魚充饑,製造魚鉤的任務就交給了修械工人。造小魚鉤,本來是件不難的事,但在浩渺的草地裏,缺少設備,沒有現成材料,要把粗鋼絲拉成細鋼絲,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他們跑了幾個單位,找到了一個煽火用的羊皮風箱,把火爐燒起來,便叮叮當當地開了工。經過半天緊張的勞動,一批魚鉤趕製了出來。這批魚鉤每個班隻能發一個,遠不能滿足需求,但是帶的鋼絲已經全部都用完了。為了解決最要緊的吃的問題,修械工人提出把備用的機槍鋼絲彈簧做成魚鉤,先解眼前之圍。又一批魚鉤造出來了,很快發到戰士們的手裏。

小學語文課本中有一篇《金色的魚鉤》的課文,敘述了長征途中紅四方麵軍一位炊事班班長照顧三個生病的小戰士過草地,用一根縫衣針燒紅了,彎成個魚鉤釣魚吃的故事,可見由修械工人們趕製出的魚鉤在當時紅軍中的重要性。

毛兒蓋草原上的金色的魚鉤雕塑

1936年10月,在紅一方麵軍的有力策應下,紅二、四方麵軍完成了北上任務,紅一、二、四方麵軍曆盡艱辛,會師於甘肅會寧,至此具有偉大曆史意義的長征勝利結束。這時兵工廠僅留下楊開林、唐少秋、黃文周、吳成芝、範文清等10餘人,可以說,他們是人民兵工的奠基者。

1936年在會寧會師後,修械所先駐慶陽鴨子鎮,西安事變發生後又隨部隊移駐陝西富平莊裏。全麵抗戰爆發後,根據中國共產黨同國民黨雙方談判達成的協義,我黨領導的西北主力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以紅軍第二方麵軍為主編為120師,師長賀龍、副師長肖克、政治委員關向應,師司令部將修械所改為120師修械所,同時從部隊又補充了一部分人員。

1937年9月11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按全國陸海空軍戰鬥序列,又把八路軍改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修械所隨120師東渡黃河,深入敵後,在晉西北一帶開展遊擊戰,修械所在山西神池、嵐縣一帶活動。

與此同時,120師配合115師在平型關重創日寇輜重部隊,繳獲了大批武器。緊接著又出其不意,襲擊了日寇的陽明堡飛機物,炸毀敵機22架,繳獲了大批裝備和幾台機床,那裏的工人也紛紛前來投奔。

太原失陷前後,閻錫山太原兵工廠的工人、寧武甚至東北等地的工人也有一批來到了修械所,這時的修械所不斷發展壯大,已有七八十人了。修械所的組織機構也進行了調整,楊開林任所長,陳亞藩任副所長,所下麵設步槍修理組、機槍修理組、鉗工組、機工組、鍛工組和木工組等,另外還配備了一個警衛排。那時最缺材料、設備。部隊派一個連的兵力與工人們一起隱蔽在同蒲鐵路旁,等到半夜,部隊的同誌分兩頭掩護,工人們拆卸螺絲,弄下一根鐵軌,幾十個人一抬就走。材料有了,鉗工、鍛工相互配合,用土辦法自製出虎鉗、絲杠、螺母、銼刀等工具。1938年春,組織上又從太原買回來一部缺胳膊少腿的四尺車床,工人們用手工開 齒輪,用堅硬的榆木作床身,上麵打上鐵板做導軌,將它修複起來,大家高興地叫它“榆木車床”。

從敵占區拆鐵軌做原料

1938年11月,120師奉命赴冀中平原打遊擊。為適應遊擊戰爭的需要,修械所除老的小的由劉希敏帶領繼續留在晉西北擔任修械外,大部分隨軍遠征。到達冀中後,為不輕易暴露目標,除留副所長陳亞藩帶領五六個骨幹隨司令部擔任修械、擴大隊伍、尋找設備材料任務外,其他人員由所長楊開林帶領撤出平原區、轉移到晉察冀邊區的阜平、靈丘一帶堅持修械。

1939年4月,120師與日軍二十七師團一部激戰於冀中齊會,殲滅2000餘人,繳獲許多槍枝彈藥和戰利品,其中一部四尺腳踏車床、一部五尺車床、一部手搖鑽床和一部牛頭刨床送給了修械所,人員也逐步擴展到100多人。1939年11月,修械所用土法成功製造了兩挺仿法國哈齊開斯式機關槍,開創了120師造槍的曆史,修械所的工人們把它叫做“太行式”機槍。

1940年2月,為集中晉綏根據地的軍火製造能力,擴大武器生產,120師後勤部根據賀龍師長的指示決定,將120師修械所與山西工人自衛旅修造所合並,組建晉綏軍區修械廠。廠址選定在陝西榆林佳縣勃牛溝。4月,鄧吉興、陳亞藩帶領工衛旅修造所160餘名工人到達勃牛溝村。5月,楊開林、溫成鼎等率領駐阜平的120師修械所和劉希敏帶領的隨軍修械所西遷來到勃牛溝,晉綏軍區修械廠正式宣告成立,並定5月1日為廠慶日。廠職工共400多人,廠長楊開林,副廠長陳亞藩、任學侃,政委鄧吉興。工廠的主要任務是製造步槍、擲彈筒、手榴彈、五〇炮彈和修理槍械。

1940年8月,在山西興縣蔡家崖晉綏軍區所在地,賀龍同誌聽取了勃牛溝兵工廠廠長楊開林和工廠工務科長郝繼唐的匯報,他說:“晉綏建立兵工廠是黨中央毛主席的決策,也是全麵戰略部署的一個方麵。你們要多生產武器,前方才可以多打勝仗。”當聽到兵工廠如何戰勝困難建廠時,賀龍同誌非常高興,插話說:“要相信群眾,人是最寶貴的,隻要有人,就無堅不摧,就沒有辦不好的事情。隻要做好人的工作,困難是可以克服的。”這次接見,賀龍同誌與楊開林、郝繼唐談了一個多小時,對晉綏兵工的發展、如何生產、怎樣解決困難等都作了明確指示。賀龍同誌指出:“土地革命時期,我們的部隊沒有武器彈藥,鬥爭很殘酷,情況很困難,那是大刀、長矛的時代。但是現在的情況不同了,我們要戰勝強大的敵人沒有武器不行,你們要把我們的兵工廠辦好,要出槍,要生產各種彈藥。當然目前我們主要靠從敵人手中繳獲的武器來進行部隊的補給,但是你什麽也沒有,怎能繳獲敵人的武器呢?俗話說打老鼠也得一根油撚兒嘛!你們可以幹的工作很多,做手榴彈、複裝子彈、修理武器、生產槍炮等,要大膽地幹……”賀龍同誌的接見與談話,對勃牛溝兵工廠的建設以很大的鼓舞,對於後來晉綏兵工及軍事工業蓬勃發展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賀龍司令員和晉綏軍區的其他領導人王震、甘泗淇、周士第等同誌,每次從前線赴延安,路經勃牛溝時,總要到兵工廠去看看,及時解決生產和職工生活中的問題。當發現工廠勞力缺乏時,賀龍同誌就下令從前線調回100多名小兵來工廠。勃牛溝兵工廠的成立、建設與發展,與賀龍司令員的關懷是分不開的。

勃牛溝兵工廠

1941年冬,因前方戰鬥越來越頻繁,彈藥消耗越來越大,部隊衝鋒時,手榴彈扔不遠、威力有限,很需要一種新的武器來掩護步兵衝鋒和攻打敵人的騎兵陣。勃牛溝兵工廠拿到一套從日軍手裏繳獲的擲彈筒,成立了溫成鼎、吳奎龍等人組成的試製小組,開始了仿製任務。工人們在缺少鋼材的情況下,把生鐵炒成熟鐵,鍛打盤捲成炮筒,並試製出其它配件。

1942年6月的一天,試製成功,經過試射,仿製的擲彈筒射程可達500米,命中率70%到90%、比日軍的提高了5%,射速4發每分鍾、比日軍的提高了一倍。為鼓勵兵工廠工人的幹勁,軍區決定以溫成鼎、吳奎龍的名字,命名這種擲彈筒為“鼎龍式”擲彈筒。

隨著大生產運動的開展,晉綏根據地於1944年9月,調整布局,成立了晉綏軍區工業部。勃牛溝兵工廠的廠長楊開林被提升到部裏擔任了副部長。以勃牛溝為中心,重新調整、擴建和新建了四個兵工廠:晉綏軍區工業部第一兵工廠,即勃牛溝兵工廠,人員、設備、產品未變;第二兵工廠,即李家坪炸彈廠,也是勃牛溝分出去的,主要生產手榴彈、地雷等;第三兵工廠,原為勃牛溝兵工廠設在山西臨縣招賢鎮的煉鐵試驗組,經擴建成為一、二廠兩個產品的配套鑄件毛坯廠;第四兵工廠,是設在陝西佳縣螅蜊峪的化學廠,主要產品為黑火藥和軍用皮革。通過大生產運動,解決了吃穿用的問題,同時也使軍工生產得到了大發展。

自製土設備

1946年4月8日,葉挺、王若飛等8人乘坐飛機由重慶赴延安途中,不幸在山西興縣黑茶山失事,飛機殘骸被運回兵工一廠作原料,兩個飛機輪子被做成手推車,後隨工廠遷移到虢鎮,一直使用至八十年代初才報廢。

抗日戰爭雖然勝利了,但內戰的局勢進一步嚴重,1946年7月,全國內戰終於爆發了。為了保存和發展軍事工業的生產能力,晉綏邊區在黃河以西的兵工廠,奉命迅速搬遷到黃河以東山西呂梁山區的興縣、離石、臨縣等地。這年冬天,勃牛溝兵工廠先是奉命往李家坪搬遷。

1947年3月,又奉命東遷黃河東的山西臨縣張家溝村。此時,以美國造的小口徑半自動步槍作模型,改進槍械結構與七九步槍組合,研製成功一種新式自動調栓的半自動步槍,經對比射擊試驗,射程比美國的遠300米,初速為每秒800米,也比美國的快300米,受到了上級嘉獎。後來原120師的關向應政委逝世,工廠將這種半自動步槍取名為“向應式半自動步槍”。

1947年春,晉綏工業部所屬各廠東遷的時候,延安兵工局所屬廠也往山西遷,與晉綏工業部合並。遷到臨縣張家溝村的原勃牛溝兵工一廠奉命改名為晉綏工業部第二兵工廠。

隨著解放戰爭的形勢逐步好轉,進一步促進了軍工生產的大發展,在西北的軍事工業迅速的成長壯大起來了。

至1948年,工業部已下屬12個廠,職工總數近5000人。

一廠,廠址興縣車家莊,主要任務是製造軍工專用機器設備和修械;二廠,廠址臨縣張家溝,延安子彈廠職工並入此廠,主要任務是生產複裝子彈和雷管,對三廠、七廠的炮彈毛坯進行機械加工;三廠,廠址寧武縣饅頭山,主要鑄造手榴彈和五〇、六〇及一二〇迫擊炮彈毛坯;四廠,廠址臨縣薛家疙瘩,主要生產炸藥、發射藥和總裝手榴彈;五廠,廠址興縣賀家疙台,生產任務主要是製遣五〇、六〇炮彈;六廠,廠址興縣後發塔,為軍工發電廠;七廠,廠址臨縣招賢鎮,主要任務煉鐵及翻砂炮彈毛坯;八廠,廠址柳林縣鋤溝村,主要任務是修械和生產手榴彈;九廠,廠址臨縣高家村,生產任務是總裝炮彈和手榴彈;十廠,廠址臨縣寨子坪,生產任務是修炮、做馬鞍等;十一廠,廠址晉南河津縣,生產任務是手榴彈、炮彈、雷管; 十二廠,設在陝北延長縣。

以上各廠,大部分是由勃牛溝廠分離出而建成,如一、二、三、五、七、八、九廠等,這些廠的領導人也基本上都是勃牛溝廠的老同誌。

勃牛溝兵工廠,可謂是晉西北軍事工業的始祖!除此以外,為軍工服務的民品廠,還有毛紡廠、紡織廠、火柴廠、皮革廠、農具廠、石油廠,共有職工1000餘人,另外還有一所技工學校。

據1948年的統計,晉綏各廠全年共生產:七五山炮彈4300發,一二〇迫擊炮彈5000多發,八二迫擊炮彈70000發,五〇、六〇擲彈筒彈80000多發,手榴彈100多萬枚,複裝子彈15萬發,炸藥15萬公斤,皮革10萬多張,炮彈專用機床20台,輕工業各廠所需的工具、機床,修理前線運回的大炮、機槍等武器不計其數,為解放戰爭和發展經濟作出了積極貢獻。

朱總司令常說,你們軍工生產戰線出現過不少無名英雄,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在1947年底的華北兵工會議上得到了劉少奇同誌的表揚。1948年2月,毛澤東在晉綏幹部會議上,再次對人民的兵工加以讚揚和鼓勵。1948年3月,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同誌與黨中央工作人員東渡黃河離開陝北赴河北,途經張家溝村口,兵工廠的工人們夾道迎送。

晉綏工業部的廣大軍工工人,為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勝利,做出了巨大貢獻,不少同誌在軍工生產中流血犧牲,為紀念死難烈士,西北工業部請示中共晉綏分局及軍區後勤部批準,於1947年在山西省臨縣林家坪修建“西北軍工烈士塔”,翌年“十月革命節”落成。塔高6米許,分三層,八邊形體。塔身石板刻著塔記和中共中央晉綏分局以及毛澤東、賀龍、甘泗淇、李井泉、續範亭、高士一、黃新廷、劉忠、範子瑜、董新心、蔣崇璟、穀佑箴、楊開林、尋先仰等領導人的題詞。烈士塔蒼鬆翠柏簇擁,顯得氣勢雄偉,莊嚴肅穆。塔記鐫刻在塔身底座的石板上,記錄了人民兵工的發展曆程,筆者甚覺有必要抄錄如下,文稱:

“半殖民地半封建壓迫下的中國人民,在共產黨領導下挺身而起為民族爭生存,為自己求解放,與敵人作鬥爭而光榮犧牲。這些光榮犧牲的同誌們,不論他功績的大小,事跡的輕重,都要被搜集起來而流傳,借以表揚過去,激勵未來。回憶‘七七事變’,我紅二方麵軍改編為120師北上抗日,轉戰大西北。我們的工廠自從紅軍時代簡陋的隨軍修械所,發展到今天的規模,其間,在戰爭環境之下從事生產,困難重重。如工廠經常的遷移,原料受到敵人嚴密的封鎖,交通條件又隻得以畜力作運輸,工具、器材殘缺不全,輾轉拚湊。生活上有時整年以黑豆充饑,井且得拿起武器來與敵作戰。但是,這些困難都不能減少職工同誌們高度的階級熱情,我們克服了困難,堅持了生產,而且提高與擴大了生產。這許多年來,職工同誌們始終以自我犧牲的精神,在生產戰線上來支援了前方的勝利。在為革命勝利而流的光榮的鮮血中,也有了我們的一份——有的同誌為工作而犧牲,有的積勞而亡故——他們都是為人民而死。在烈士中間,有為工作粉身碎骨的黃金梁、王金海、渠立珍.高岐祥等諸同誌;有因公而傷重身亡的孔昭才同誌;有積勞病故的劉修林、王貴、司文彩、左映壁、於淑舟等諸同誌。所有犧牲同誌墓前,均已單立小紀念碑,這裏就不一一詳載姓名了。另外,當搜集材料編成傳記,永遠流傳,以誌不忘。我們謹向烈士英雄致以頌讚:凜凜烈士,職工之光,解放事業,萬古流芳!”

塔的中層是毛澤東同誌的題詞:“為人民而死,雖死猶榮”。賀龍司令員的題詞是:“晉綏軍工烈士們,你們所流的血汗和前方指戰員所濺的血光,同是人民解放事業偉烈的貢獻!”紀念塔碑文稱:“職工烈士紀念:工人同誌,革命職工。困難既起,熱血沸騰。製造彈械,供應軍用。日汪已敗,美蔣反動。巧思精構,掃滅頑凶。支援前線,晝夜不停。因工致死,爆炸殞命。積勞病故,折骨捐身。解放事業,貫徹始終。山河不改,雖死猶榮。豐功偉烈,千古芳型。”

1949年1月,晉綏工業部進行擴編,改稱西北軍區兵工部,工業部二廠改稱兵工部二廠。1949年7月14日,寶雞解放。1949年8月間,西北軍區兵工部按照上級的指示,將晉西北境內的10個兵工廠的職工改編成四個職工大隊,連同工廠的機器設備等都做好轉運準備,要下山進城接管。二廠和七廠合並組成職工第三大隊,隊長溫承鼎、副隊長武斌、政治協理員王尚陽。田培敏和郭有年先期帶領職工第一大隊於7月間到達西安,郭有年和部分同誌到達寶雞虢鎮負責建廠籌備處工作。1949年10月3日,喜慶的日子剛過,工人們就接到了兵工部要求出發的通知。除了一部分機器和幾部汽車留在老區外,大半機器設備都裝上船,順流直放到潼關,再轉運到西安、虢鎮,剩餘的工具、槍械、行李用牲口馱運或挑擔前行。三大隊的職工300餘人,從10月初開始,徒步、乘船、乘火車,從張家溝經介休、臨汾、風陵渡、潼關,於10月底在西安集結完畢。11月中旬,三大隊的職工從西安火車站乘上拉煤的火車,於11月18日來到了關中西部的寶雞虢鎮李家崖,原八廠廠長李鳳來成為臨時負責人。隨著人民解放軍向西北、西南挺進,來到虢鎮的接管人員日益增多,又在這裏重新組編整訓,二、四大隊的同誌也先後到達這裏,近2000餘人在這裏待命。經過五次分配,大部分人員開赴了新的解放區,郭有年到了重慶,留下300多名幹部和工人在這塊廢墟上建設新廠。11月下旬,從山西運來的機床設備到達虢鎮火車站,除原二廠的設備外,其它各廠的通用機床設備一部分給了西安農械廠,一部分共計72部運來了虢鎮。12月,天津原國民黨七十兵工廠和第四修械所的100多人和設備,被合並到這裏。

根據新的形勢,西北軍區決定在陝西、甘肅共組建成四個修械廠,修械一廠即後來的西安農械廠、二廠在西安,修械三廠在虢鎮,修械四廠在蘭州。1950年1月9日,由晉綏遷來,職工三大隊為主組成的西北軍區軍械部第三修械廠在虢鎮正式成立。軍械部陳仕南部長親臨工廠參加成立慶祝大會。任命李鳳來為廠長,武斌為副廠長,霍繼文為政治協理員。全廠共565人。從此,由紅二軍團兵工廠、長征隨軍修械所開始,到120師修械所、晉綏工業部兵工廠,轉戰16年之餘的兵工工人,就在虢鎮安了家。

修械三廠安家之地,即國民黨兵工署第三十一兵工廠所在地。三十一兵工廠,占地100餘畝,東邊為廠區,西邊為宿舍區,狹長約5裏,原係國民黨二十九軍所屬的一個修械所,隨軍駐紮在山西陽泉。二十九軍軍長宋哲元,抗日戰爭時喜峰口戰役即是由其指揮,以這一戰役為背景創作的《大刀進行曲》廣為傳頌。宋哲元的老部下曾在位於蔡家坡西機後山老龍池的留守處,為宋將軍修建有衣冠塚和紀念亭。後來,由於戰事,經察哈爾、保定、偃師、靈寶等地多次遷移。1939年修械部遷至陝西興平趙村,藥工部駐馬嵬坡宋家莊,當時二十九軍在湖北老河口作戰,由國民黨兵工署接收。李緒凱接任所長後,多次斟察選址,確定在虢鎮李家崖籌建新廠。同時接到兵工署命令,將修械所改名為第三十一兵工廠,1945年開始籌建,經過一年多施工,於1946年下半年完成,遂由興平趙村遷來。主要任務是生產步槍、手榴彈、修造機槍、火炮等,共有工人2000餘人。1949年7月虢鎮第二次解放,三十一兵工廠向四川潰撤,大部分機器物資被搬走,人員撤離,工廠空空。三十一兵工廠在潰撤時,已將財物洗劫一空,僅留下一台破鍋爐,88間土木結構廠房沒有一間是完整的,到處是殘磚碎瓦,破銅爛鐵和亂扔的炮彈,荒草叢生。生產區已全部破壞,宿舍區地勢低沉、潮濕不堪,茅草房頂完好的幾乎沒有,唯有幾堵殘牆一片天。工人們就在這樣一片廢墟中開始建設。1950年4月起,開始房屋整修,清除廠區內的垃圾雜物,安裝動力議備一套,8月份恢複生產。到年底,僅4個多月時間,就修理機槍230挺、步槍1000支、後膛炮18門,造刺刀2000把、鎬5300把、鐵鍁2500把,還生產農用水車30部。

1950年12月17日,西北軍區軍械部陳仕南部長來到廠裏,要求修械三廠讓出東邊廠區給上海遷來的五〇一廠,修械三廠全部搬到西邊宿舍區重建新廠。五〇一廠,在上海原是日本侵華時於江灣建立的“東支那野戰自動車廠”,1945年抗戰勝利由國民黨第二方麵軍交通組接收,後改名為國民黨後方勤務總司令部上海汽車修理廠(五〇一廠),主要從事汽車修理業務。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該廠由中國人民解放軍上海軍事管製委員會接收,改名華東汽車修造廠,隸屬於華東軍區後勤部,繼續從事汽車配件製造和汽車修理。由於蔣軍轟炸上海和抗美援朝戰爭,中央軍委從戰略上考慮,決定遷廠。1950年12月23日,五〇一廠由上海遷至陝西寶雞虢鎮,工廠先後定名為“西北虢鎮汽車製配廠”、“西北軍區後勤汽車製造廠”,屬西北軍區領導。1951年8月易名“中國人民解放軍汽車修配第一廠”,屬軍委後勤部領導,是當時軍內六大汽車修配廠之一。1953年,改隸第二機械工業部,生產汽車配件和坦克發動機配件,產品除部分供應地方民用外,多數作為軍品供部隊裝備。1961年更名為“渭陽柴油機廠”(即現在的北方動力公司、615廠)。

五〇一廠職工家屬修建廠房、建設家園

修械三廠在原址西半部開始重新建廠。西部占地6萬多平米,無生產工房,隻有10餘棟土木結構草瓦房。職工為早日複工,捉出“遷廠不停產,任務提前完”的口號,搭起席棚,白天做工棚生產,晚上做宿舍睡覺。1951年底,建成工房和材料庫2400平米,1953年又建成工房4165.8平米、福利設施9129.6平米,並建成磚木結構俱樂部一座,打水井10眼,架設8部水車,供全廠生產生活用水。1958年8月7日,為支援地方工農業建設,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決定將修械三廠轉交地方,由陝西省機械工業局接管,改名陝西省機器廠,當時有職工700人,總占地麵積84545.85平米,總建築麵積19055.9平米,其中生產建築麵積6262平方米,設備47台。上級投資280萬元,擴建廠房,增添設備234台,招收新工800名,開設技工學校一所。改產8呎皮帶車床、Y35簡易滾齒機、主軸連杆瓦鏜床、羅茨式鼓風機等。1961年,陝西省機械工業局決定將陝西省機器廠改名為陝西省機床廠,定向生產磨床。在國家經濟暫時困難時期,由於生產沒有保證,又轉產架子車。1962年生產架子車36000輛,精減職工300多名。經過三年調整,經濟形勢逐步好轉,1963年春,省局投資2500萬元,擴建廠房,並正式下達生產M131外圓磨床任務。廠長趙達孝帶領40多名技術人員和工人赴上海機床廠學習數月之久,將上海機床廠的技術、產品和管理經驗成套搬了回來,當年9月,磨床試 製成功。1966年定名為“陝西機床廠”,下放寶雞市機械工業公司領導。該廠自1963年以來, 先後研製出43個品種66個規格的磨床,13項填補了國內空白,其中有數控端麵外圓磨床、高精度萬能外圓磨床、球麵磨床、鏡片磨床、電解內外圓磨床、氣缸蓋進排氣門座錐孔磨床等,產品暢銷國內29個省、市、自治區,出口27個國家和地區,成為機械工業部外圓係列磨床定點生產廠,是全國69個重點機床廠之一。

陝機生產的M131W萬能外圓磨床

1980年國民經濟調整時期,磨床生產任務不足,嚴重虧損。為擺脫困境,新任廠長任雨水帶領領導班子及全廠職工,以開拓創新精神,開始了改革實踐。1981年改革產品結構,起步開發第二產品雙鷗牌洗衣機,一年三次改型,年底結構獨特、新穎美觀的Ⅲ型單桶洗衣機推出市場後大受歡迎,不僅克服了當時機床生產任務嚴重不足的困難,而且使企業活力大增。1983年改革人事製度,在全省第一家進行廠長“組閣”,建立了強有力的生產指揮係統;當年還進行了企業的全麵整頓,一次驗收取得合格,保證了生產大幹快上,扭轉了連續兩年虧損局麵。自1984年起,先後建成7條洗衣機生產線,5座大型車間。磨床恒溫裝配車間和大件加工車間投入生產,機床開發速度加快,全廠形成磨床與洗衣機兩大“拳頭”產品的經營新格局,自此效益大增。

1986年12月10日,任雨水在廠內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萬台雙鷗洗衣機專列發運新疆和新型雙桶洗衣機研製成功兩條新聞,記者30多人參加,發布會後,隆重舉行了雙鷗洗衣機專列發運儀式,成為當時的一段佳話!

陝西機床廠建廠的故事就講到這裏吧,後來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老虢鎮地區開機器大工業先河的業精紡織廠1950年就不存在了,如果說當時的修械三廠是老虢鎮地區近現代工業的開端之一,應該也不為過吧。

作者丨十月

來源丨千渭之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