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探底的風機價格,或許到了觸底反彈的時候

 

2016年和2017年,中國風電新增裝機連續兩年下降,盡管今年市場有所回暖,但整機價格卻持續下降,上半年已降至3200元/千瓦左右。

3200元/千瓦的價格並不是最低點。能見獲悉,近期一個風電平價上網示範項目招標中出現了3000元/千瓦的投標價格。

當前風電項目招標中,超低價投標的現象已經屢見不鮮。業內普遍認為:

就當前風電市場而言,3000元/千瓦的機組價格是很難賺錢的。

1

原材料價格高漲

風電設備的主要原材料是鋼鐵。受國家去產能政策影響,整個工業原材料成本在不斷高企。

作為大宗商品的“排頭兵”,鋼鐵行業是傳統的資金密集型行業,隨著鋼價的上漲,生產、流通環節相關企業資金使用率大幅下降,用鋼企業麵臨采購成本倍增,預算不足等問題。

來源:中國聯合鋼鐵網

風機輪轂、機艙、主軸鑄件的重要原材料是高純度的球墨鑄鐵和一定比例的高性能廢鋼。2017年以來,球墨鑄鐵、廢鋼價格不斷攀升,中華商務網數據顯示,球墨鑄鐵成本已經從2018年初的3400元/噸漲到了11月底的4500元/噸。國內一家大型風機鑄件供應商的負責人向能見表示:

今年以來,來自原材料的價格壓力明顯增大。而且鑄造業屬於“苦髒累”行業,年輕人都不願意從事,整個行業青黃不接,人工成本也不斷上升。

高塔筒、大葉輪是近年來風機發展的主要趨勢,在提升發電量的同時,風機的體積和重量也不斷增大,越來越多的葉片製造商用進口巴沙木(輕木)代替傳統葉片材料。受供需關係和貿易戰匯率影響,國外進口的葉片夾心材料輕木和pvc都出現不同程度的價格上漲。

風機葉片的另一重要原料環氧樹脂,因環保原因大批工廠關停,產能收縮,受此影響其價格一路上漲。隆眾資訊數據顯示,環氧樹脂價格已從2017年初的1.5萬元/噸飆升至當前2.2萬元/噸,最高時高達2.8萬元/噸。國內某主流風機葉片供應商的財務負責人對能見坦言:

近期風機招標市場價格下降,整機商在壓力傳導下希望我們降價,但原材料在漲價,我們的盈利狀況受到嚴重影響。

2

開發商仍在壓價

2019年明確以競爭方式配置風電項目,對行業企業的衝擊在所難免,這也是全行業共同承擔的責任。

但風電開發商多為國字頭企業,可選擇行業眾多。如果光伏發電收益低,就去開發風電;如果風電收益不及預期,再去開發其他電力。央企的投資回報要求決定了他們的開發方向和開發規模。

開發商為了應對未來風電競價帶來的不確定風險,並沒有調低投資回報預期,有些開發商甚至調高了,部分開發商表示不接受IRR低於10%的項目。某大型央企開發商副總經理表示:

現在國內風電行業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環評、水保、土地、林地等各方麵的要求都在不斷提高,占地賠付等非技術成本也在不斷增加。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需要對一個項目資源以及建成後的經濟性進行重新分析。

競價時代的風電開發商必須從“粗放式管理”轉向“精細化管理”,“閉著眼睛都能賺錢”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了。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委會秘書長秦海岩表示:

麵對新的形勢,開發企業必須迅速做出改變。應該轉變觀念,根據資源、環境條件的變化以及風電項目自身特點,調整開發建設與運維管理方式,推動各個環節朝著更加智能化和專業化的方向發展,並以全生命周期為視角來降低度電成本。

然而仍有部分風電開發商墨守成規,習慣於通過壓低風電設備價格來減少投資成本,隻會將壓力層層傳導下去,畢竟傳遞壓力比技術驅動簡單的多。

3

2019交付壓力大增

風電機組大兆瓦發展趨勢日益明顯,設備商投入的固定資產(如廠房結構、油漆噴塗生產線結構、加工機床等)也要不斷升級,技術磨合更需要時間和經驗,然而原材料的漲價和開發商的壓價讓設備商心有餘而力不足,或將導致2019整機交付壓力大增。

除了國內種種影響外,國外市場也助推了這一壓力。

自從1992年始,美國的可再生能源生產稅收減免(Production Tax Credit ,簡稱PTC)一直為風能等可再生能源電廠提供聯邦財政補貼,然而這一補貼將對2020年及之後開建的項目完全取消,為了享有全額PTC政策而急速增長的建設項目是美國風電市場最直接的反應,2019美國風電“搶裝潮”已不可避免。

來源:MAKE《北美風電展望》

根據《2017風電技術市場報告》,Vestas,GE和Siemens Gamesa在2017年占據了美國風電市場的88%。因為供應鏈和成本優勢,GE 90-95%的鑄件、Vestas 80%的鑄件都在中國采購,且價格比國內風機製造商高出15-20%。2019年,搶裝潮下的美國風電海外采購量將明顯增加,將對國內風機設備商產生不小的衝擊,上述大型鑄件供應商向能見證實:

2020年結束的PTC政策造成了美國風電的搶裝,國內供應商確實有大量出貨的現象,買家來自美國和歐洲。對於我們來說,誰先來談、誰出價高,肯定會優先保證供應。原材料上漲和同行惡性競爭讓我們倍感壓力,求大於供的時候,我們會要求一個合理的價格。

唇亡齒寒的道理其實誰都明白,麵對交付壓力,某大型央企開發商采購負責人表示:

由於風機主機的交貨期限較長,考慮到明年的壓力,將采用提早鎖定價格的方式應對。至於設備企業和供應鏈企業的訴求,還需要整個產業鏈進一步的交流溝通。

當前,在經濟下行、行業低穀、補貼退坡等多重困境之下,風電產業鏈各個環節應該有責任地共同擔當,而不是一味地把壓力轉移給中下遊製造業。上述風機葉片供應商負責人表示:

風電的未來要通過技術創新提高發電量、降低度電成本。風機設備競價、供應鏈壓價必然會導致質量無法保證,無異於飲鴆止渴,攜手共進才能渡過難關。

盡管在近期的一個風電平價上網示範項目招標中出現了3000元/千瓦的投標價格,但在這次投標中,針對同一機型(2MW),不同企業的報價甚至出現了400元/千瓦的巨大價差。

一線整機廠商的報價正在回升,能見獲悉,在近期的風電招標中,某一線整機品牌最高出現了3500元/千瓦的報價。

業內預計風機價格還有進一步回暖上升勢頭,觸底反彈或許正當時。